请输入关键字

法律英語及簡明英語

 

I. 法律英語起源及演進

法律英語的發展與英國的歷史有著密切關係。西元450 年左右,可以說是英語的起源。當時撒克遜人(Saxons)、朱特人(Jutes)、盎格魯人(Angles)及族弗利然人(Frisians)這些日爾曼民族,從歐洲大陸渡海到達英國。他們都說著十分相近的語言,這些語言演變成後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語(Anglo-Saxon),即古英語。法律語言就在這時期開始發展起來,部份至今天仍用著。例子如:bequeath, guilt, oath, right, steal, witness, theft, writ, goods等。

大約到西元600年,由於基督教傳教士到達英國的影響,除了古英語,拉丁文受到重視也成為法律英語一部份。其當時主要用於法庭的記錄;而日後律師及法官亦喜歡引用拉丁語的格言。現時法律上用的拉丁文仍有相當數量,如: caveat emptor, versus 等。

到了西元八世紀,北歐斯堪的納維亞(Scandinavia)的維京人(Vikings)入侵並安頓下來,其部份語言亦成為法律語言。

西元九及十世紀時,另外一群維京人進入現時法國的諾曼第(Normandy)成為後來稱為諾曼人(Norman)的民族。經過幾個世紀時間,諾曼人在語言文化上已受法國同化。西元1066年諾曼人征服英國,法語成為當地統治階級的語言,在社會上有崇高地位。起初諾曼人仍用拉丁文寫法律文件,到了十三世紀末法語已成為立法及法庭的重要語言。

然而由於一般民眾及當事人並不熟悉法文,大約西元1485英國國會立法方面轉用英語進行。而在過渡初期,英語往往伴隨法語,直至西元1489年,英國立法才完全用英文寫成。但整個西元十六世紀及十七世紀前半期,條約及法庭記錄仍主要採用法語。由於法律界用法語作為工作語言已有數個世紀之久,很多法律詞彙都來自法語,其中包括一些常用字如: appeal, attorney, bailiff, bar, claim, complaint, counsel, court, evidence, judge, jury, justice, party, plea, plead, sue, suit, summon, verdict, voir dire 等。英國國會到西元1731年才正式停止在法律程上應用拉丁語及法語。但法律詞彙中至今仍保存一定數量的上述兩種語言。

在美國的情況也差不多。美國在西元1776年脫離英國獨立。在立國初期就採用了英國的普通法法制;同時也接收了其備受批評的法律文句的冗長艱深特色。

 

II. 法律翻譯

1. 法律翻譯所涉及的一些基礎常識

自中國經濟開放及香港回歸中國之後,法律翻譯有了迅速發展。它的範圍包括很廣,如法規、條約、涉外合約營公司章程、股東協議、轉讓契、授權書及司法文書等等。這些法律文件中,有部份是翻譯作有法律效力的之用,如合約、法例、授權書等,但有些只是翻譯供不熟悉外語的當事人作參考而已。

由於即使是同一法律系統,如同是普通法系統,但毎個司法轄區都有著獨特的司法制度、詞彙及語意;因此法律翻譯工作者最理想是對涉及的法律系統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才不致採用一些行外語翻譯或甚至誤譯。

我國法律翻譯所涉及的法系主要為大陸法(Continental Law)法系及普通法(Common Law)法系。法律翻譯工作者對其有點認識是有好處的。所謂大陸並不是指中國大陸,而是指歐洲大陸,是從英國這個島國的觀點出發望向遠方彼岸的歐洲大陸。 大陸法法系是從羅馬法發展形成的,又稱民法法系及法典法系。有法律上的爭端需要處理就以法典上的條例作根據進行。實行大陸法的地方其中有歐洲大陸、大部份中及南美洲地區、大概一半非洲地區及部份亞洲地區包括中國、台灣、澳門及日本。

普通法是從英國發展出來的法系。所謂普通就是全國通用的意思 ,相等於中國普通話普通的含意。諾曼人統治英國後,經巡迴法官把英國各地方習慣法統一發展而成。普通法著重案例,即某一案件的判原則確立後, 以後相同案件也以此法律原則為根據處理。這些案例也這樣成為法律的一部份。當然,普通法系在演變的過程中也有將部份已成熟的普通法法典(codification)部份法律是法典法,是經由立法機構設立的。普通法是英(蘇格蘭除外)、美、愛爾蘭及英國前殖民地現時用的法系。使用該法系的地區其中包括有香港、印度、巴基斯坦、新加坡、緬甸、加拿大、澳洲、新西蘭及馬來西亞等。

 

兩個法系的主要特色簡述如下:

 

大陸法系

普通法系

法官擔任查訊的(inquisitorial)主動角色

由當事人雙方以互相盤問的爭辯(adversarial)方式找出結果;法官較少主動

著重成文法(codified law),較少著意判例

重視判例(precedent)

法律推理方式由總則到個別案件(根據成文法所載應用於判案)

由個別案件到總則(判例原則可供日後參考;原則由個別案件產生)

固定條例未必可適應轉變環境

較具彈性,原則根據事實建立

 

III. 法律英語的特點

1. 專業術語

法律的專業術語是指法律的用語中具有特定法律含意並具有排他性的詞語為各種法律文書中法律用語的重要組成部份。該等詞語其中包括:

fee simple (永久產權)

liquidated damages (經算定的損害賠償)

discovery (文件透露)

joint and several liability (共同及各別法律責任)

body corporate (法人團體)

joint tenants (聯權共有人)

tenants in common (分權共有人)

easement (地役權)

contributory negligence (共同疏忽)

tortfeasor (侵權人)等。

  

2. 日常詞與專業詞 字母相同 意思有異

法律英語中有不少詞語雖然外表與常用詞語一樣,但含義則不同,比如 bar, construction, consideration, instrument, charge, taxation, costs, execute, negotiable, devise, affirmation在日常用語中可解釋為: 酒吧、建築、考慮、工具、 收費、 稅收、 成本、 執行、 可協商的、設計、肯定,但在法律用語則為大律師行業、解釋、代價、文書、押記、評定(訟費)、訟費、簽立(約)、可轉讓(票據)、遺贈、非宗教式誓章。在法律文件中遇到這些詞彙,應考慮其法律含意,以免發生誤解。

 

(1) 正式詞彙

法律是莊嚴的,為了體現這特點,法律文書的起草者在選詞時於是也常選用正式、莊嚴的書面詞彙。下表列舉了一些對比例子:

 

日常用語

法律用語

Start

Institute (a proceeding)提起訴訟)

Be considered that

Be submitted that (認為)

Among other things

Inter alia (尤其)

See above

Vide supra (參看上[])

See below

Vide infra (參看下[])

Seller

Vendor (賣方)

Buyer

Purchaser (買方)

Land property

Landed property (房地產)

Before

Prior to  (事先)

Think

Deem (認為)

According to

In accordance with (按照)

If

Where; provided that (凡);(但)

Up to now

Hitherto迄今)

Give

Bequeath (a personal property) (遺贈個人財產)

Begin

Commence (展開)

 

從上面例子我們可以看到正式用語有部份是片語形式,結構較為複雜,但這特點也體現法律英語的莊嚴一面。

 

(2) 古英語

現時有不少法律文書中, 仍保持用些在其他類型文書已不用的詞語。原因可以說一方面是法律界保守,另一方面也因為法律文書需要嚴謹,比如合約、物業轉讓契等範本內容都經過起草律師小心寫成,再經其他律師長期使用而未有發現問題而保存下來的。既然沒有問題,就不把一些不必要改的進行修改,以免出錯,因此一些古英語也保留下來。以下是一些例子:

 

is situate at (=is situated at 位於),

witnesseth (見證),

unto (=to),

aforesaid (前述),

heretofore (=up to now 到現時),

theretofore (=up to then 到那時),

thereafter (其後),

whereas (=given the fact that 鑒於),

thence (從那裏),

thenceforth (從那時起,從那時開始)

 

(3) 外來語

由於英國長時期受到外族入侵及統治,法律語言自然也受到相當影響。詳情可參看第一法律英語起源及演進其中以拉丁語及法語影響最大。如: In camera (以非公開形式,如審訊), ratio decidendi (判決理由), obiter dictum ([法官宣判時所提出的]附帶意見。Obiter :順便之意; dictum 眾數為: dicta), affidavit(宗教式誓章), bona fide, versus, prima facie, caveat emptor (顧客留心[意為貨物出門概不退換]), habeas corpus (人身保護令)等都是拉丁語。

法語來源的詞彙有:

property, estate (產業;產業權;遺產),

tenement (物業單位),

chattel (實產),

appurtenance (附屬物),

Lease (租契),

encumbrance (產權負擔),

Tenant (租客),

executor (遺囑執行人),

estoppel (不容反悔[原則]) 等。


(4) 動詞名詞化 (Nominalization)

中文語句習慣上較英語多用動詞而英文則較中文多用名詞這現象在法律英語尤為明顯如動詞的 declare,  submit, admit 改用名詞形式 declaration, submission, admission 表達。從語言學方面分析,這種表達方式著重的是表示一種事實而不需顯示時式(tense)及主語(subject),其內容亦因此不容易受到挑戰。減少受到可能的挑戰是法律文書需要重視的。另一方面這種風格也體現法律文書的莊嚴性。

 

(5) 模糊詞彙

總體上說法律文書都要求精確,但是法律撰寫人在某些情況下需要運用模糊詞語以達到概括性及靈活性目的。此類詞語很多,如:

or thereabouts (大概),

as the case may be (視乎情況而定),

reasonable (reasonable man) (合理的(合理的人)),

Sufficient (充分的),

Adequate (足夠的),

undue (undue influence) (不當的(不當的影響),

due (due care) (適當的(適當的謹慎)),

promptly (迅速的),

satisfaction (履行),

unreasonable (不合理)等等。

法律翻譯工作者遇到模糊詞語時應按照其模糊意思翻譯,若有需要進一步釐清含意,應由法官作出解釋。

 

(6) 近義詞並用

近義詞在英語法律文書中時常出現,主要因為要使表達的意思準確無誤,但同時也順帶顯示出一種法律文書的莊嚴性。以下是一個例子:

The Vendor so far as relates to or affects the Property but not further or otherwise covenants with the Purchaser that the Deed of Mutual Covenant and Management Agreement is now good valid and subsisting and in no way becomes voidable and that the covenants by the Vendor and terms and conditions in the Deed of Mutual Covenant and Management Agreement contained have hitherto been observed and performed.

以上句子中有多個近義詞包括good valid and subsisting”(良好和有效)observed and performed”(遵守和執行),是普通法法律文書的一個特色。但這特色在中文法律文書中並不常見。這是語言習慣及文化差異所造成。其他的近義詞其中有:

“save and except” (除外),

“aid and abet” (協助及教唆),

“final and conclusive” (最終及不可推翻的),

“fair and equitable” (公平和公正)等。

 

(7)  “混合式”的表述

             在英國普通法由拉丁文到法文到英文書寫的演變過程中,為了順利過渡,往往拉丁文、法文、英文混合表達同一個法律概念,例如:freed and discharged”,“heal and void”等。 


 

IV. 法律英語的簡

 

1. 傳統法律英語的問題

法律英語專門用語多、句子結構複雜冗長,不只對一般中國人來說是艱深難明,即使對以英語為母語的人來說也如是。作家Will Rogers (1879-1935)曾這樣評論: “你讀到一些東西而又讀不懂時,那肯定是由律師所寫的。未學習法律的人對律文書看不懂不足為奇,但當我們知道連法官 Haneman 也承認: “我的保險單有一半都看不懂時,我們就應再審視法律英語難懂這問題。

法律英語之所以難懂,固然可說是法律人士的保守作風使然。此外原因還可歸納為以下幾點:

i. 有批評者認為是一種秘密語言的陰謀。這觀點就如法律語言批評者David Mellinkoff : “What better way of preserving a professional monopoly than by locking up your trade secrets in the safe of an unknown tongue?”總的意思是說法律專業人員利用一種別人不懂的專業語言促成壟斷,以博取高昂收費,也讓當事人甘心付出這種價錢,因為他們自己不懂寫這樣的文書。

ii. 說著一些門外漢聽不種的語言可以顯示自己的專業人士身份。如能說上一兩個拉丁文或法文的片語就更讓當事人心生敬意,對這律師的專業能力更添信心了。

iii. 在某些情況下,應顧客要求故意採用難懂含糊的法律語言以幫顧客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如一些遊樂場的門票印上機動遊戲的潛在危險時,特意用上隱晦難明詞語以免嚇怕顧客而又符合法律要求。

iv. 法律英語之所以結構複雜、句子冗長,其中一個較合符法理的理由是因為普通法系的爭辯制度(adversarial system)特色而導致。在這制度下,代表當事人的雙方律師都會盡力往對方的法律文書中找錯處。為了杜絶別人鑽空子,所以起草法律文書時十分謹慎,經常用上結構複雜緊密的長句。合約、遺囑、法例等皆如是。

v. 這是法律制度的特色使然;整個法律制度有一個企圖使法律條文有權威。而達到這目的之其中一種手段就是採用正式、古舊的詞語。這樣做給人一種永恆、可信及尊的感覺。當然這樣做會讓人覺得法律用語是艱深的印象。

 

2.  良好法律英語的基本要素

一般認同的良好書寫英語有以下幾點:

i. 確保文件可讓人看懂

ii. 採用適當的體裁

iii. 知道受眾是誰人

iv. 使用有效的句子結構

以上所說的是簡明英語的基礎。所謂簡明英語,是指一種受眾看得懂讀得明的英語。換言之這樣的英語是要避免模糊含意、誇張詞彙及冗長句子。要令受眾可以專心瞭解作者傳遞的訊息而非分心注意文字的分析。 總言之最重要是達意。然而要注意,簡化英語及讓受眾易明之餘,還要不失其準確及完整意思。詞語的簡化及詞語的準確性並非兩個互相排斥的目標。” (注釋以:Kelly, David St L. 1987. “The takeovers code: A failure in communication”. Company and securities law journal 5, p.291.) 就表達了這同一意願。

 

3. 化法律英語

把法律英語變成一般人都看懂的東西,可以從以下各方面著手。

i. 結構簡

把法律文書的結構簡化是達致讓受眾容易瞭解的重要途徑。從句子方面說,就是避免複雜長句,使每句只有一個主旨。兩個主旨就兩句。

 

從整篇文書來說,就是把一些不必要的詞語省除。

以下是一份典型的遺囑:

“I give, devise and bequeath all of rest, residue and remainder of my property which I may own at the time of my death, real, personal and mixed, of whatsoever kind and nature and wheresoever situate, including all property which I may acquire or to which I may become entitled after the execution of this will, in equal shares, absolutely and forever, to AB Lawrence, L Lawrence, his wife, and PH Lawrence, per capita, to any of them living ninety (90) days after my death.”

以上的文書充滿了累贅空泛的詞語。其實容簡單來說可以寫成:

“I give the rest of my estate in equal shares to AB Lawrence, L Lawrence and PH Lawrence, assuming they survive me by at least 90 days.”

寫成這樣,讀者就容易明白多了。也達到簡明法律英語之目的。當然要寫成這樣簡單明白的版本仍需要受過法律訓練的專業人士才能辦到。但讀者方面就肯定容易明白了。

 

ii. 減少使用複合詞組

在句子層面可以減少使同義的複合詞,如 null and void,  will and testament, provisions and stipulations 等等。簡單的用一個字已足夠時就不必用兩個了。

 

iii. 避免詞彙重疊

法律起草者遇到一些意思用一組片語已足夠時,不要重複多講。請看如下述轉讓契 (assignment deed) 的例子:

…the Vendor as Beneficial Owner(s) ASSIGNS to the Purchaser the land described in the Schedule hereto ("the Property") TO HOLD the same unto the Purchaser for the residue of the term of years created by the Government Lease…

其中有累贅的地方,就是既然用 “assign”已足夠,就不要再用 “hold”了。(holdgive 的意思) 可以把以下綠色部份字減省。

…the Vendor as Beneficial Owner(s) ASSIGNS to the Purchaser the land described in the Schedule hereto ("the Property") TO HOLD the same unto the Purchaser for the residue of the term of years created by the Government Lease…

 

iv. 避免多重否定

多重否定是英語中的一種常用方式,但這種表達方式迂迴,會造成讀者在理解時多費心思。可以把這種表達方式改為較直接的肯定方式。

[1]

[原文]

“ (2) Where any defects in goods have been specifically drawn to the consumer's attention before he or she agreed to the supply, then notwithstanding that a reasonable consumer may not have regarded the goods as acceptable with those defects, the goods will not fail to comply with the guarantee as to acceptable quality by reason only of those defects.”

上面例句的 “will not”() “fail”() 構成雙重否定的表達方式。兩個否定詞語放在一齊構成肯定()意思。可以用直接的肯定方式表示。就是把 “will not fail to”刪除,加上 “still”

 

如下述句子:

[修改]

“ (2) Where any defects in goods have been specifically drawn to the consumer's attention before he or she agreed to the supply, then notwithstanding that a reasonable consumer may not have regarded the goods as acceptable with those defects, the goods still comply with the guarantee as to acceptable quality by reason only of those defects.”

 

[2]

Although not without doubt on the part of some of us, we have reached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latter view is preferable, and that goods of a particular description and price should be fit for all their common purposes unless there is an indication to the contrary.

“not”() “without”() 都是否定的意思。可把兩字刪除及加上 “there is”() 改寫如下述句子:

[修改]

Although there is doubt on the part of some of us, we have reached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latter view is preferable, and that goods of a particular description and price should be fit for all their common purposes unless there is an indication to the contrary.

 

4.         簡明英語的應用限制

Hager 建議法律應該用日常的普通英語而非一些術語書寫。並且每個字都只給予一個法律上的意思。(注釋:Hager, John W. 1959. “Let’s simplify legal language”, Rocky Mountain Law Review 32.74-88)

然而有評論者懷疑是否在所有情況下都可以完全放棄法律術語呢?好像 “Wednesbury unreasonableness”這個詞語可否用 “unreasonableness”代替呢?

要瞭解這個法律詞語的定義就要先瞭解其來源的案例: Associated Provincial Picture Houses Ltd. v Wednesbury Corporation [1948]S1KB223

案情:

原告公司為一間在Wednesbury 這地方的電影院的東主;獲授權機構,即被告 ( Wednesbury Corporation) 批出准許證許可在星期日放映。但其中有條款規定不准15歲以下兒童在星期日進入觀看。原告要求法庭宣判該條款不合理及此條款超出法人組織的權限。

判案理由:

1932年英國星期日娛樂法將星期日開放使用電影院合法化,並授權核發執照的主管機關在核發准演執照的同時可以附加其認為適當as the authority mag think fit)的限制條件。被告則是依據英國1909電影院法有權核發執照的主管機關。本案的爭議重點在於:根據1932英國《星期日娛樂法,核發執照的主管機關在核准星期日放映電影的同時,有權附加其認為適當的限制條件,此種附加條件的許可權是否毫無限制? 一審法院駁回了原告的訴訟請求,原告不服,向高等法院提起上訴。高等法院法官認為,行政機關行使裁量權必須遵守幾項法律原則,只要行政機關裁量權的行使是在這些法律原則的框框之內,法院即不得加以質疑。這些法律原則一般是指:裁量權必須真正地行使,如果授予裁量權的法案明示或默示某些因素必須列入考慮,那麼行政機關在行使裁量權時就必須注意這些應考慮的因素;相反地,如果所爭議事實的本質以及法案的解釋清楚地顯示,某些情事與所爭議的問題並不相關,那麼行政機關在行使裁量權時,就必須排除這些不相關因素。本案的被告機構之所以不准十五歲以下之孩童入場,是將孩童的福利和身心健康列入了考慮的因素,根據相關法案的默示,這樣的因素應作為相關因素來考慮。因此,原告的上訴被認為無理由,並予以駁回。

 

結論:

“Wednesbury unreasonableness”不可以簡化為 “unreasonableness”之類的普通用語,因為這是載有文化含意的術語,而一般人只會根據自己對一般字義的解釋來理解這詞語。不可要求他們對此詞在法律語境中有所理解。Aiken 指出過份簡化可能造成危險。如 “Have an orange” 這句子對一般人來說很簡單及易理解;但同時也是非常不肯定、模稜兩可及可能惹起訴訟的文句。(注釋:Aiken, Ray J. 1960 “Let’s not oversimplify legal language.” Rocky Mountain Law Review 32, p.359)

 

並非所有法律觀念都可以用簡單結構來幫助瞭解。舉例來說,下述法律條文結構簡單,但只有法律專業人士才明白其含意:

219章 第8(1)《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

A joint tenancy of an estate or interest in land may be severed at law only by –

(a) A notice served by a joint tenant on the other joint tenants, or

(b) An instrument

 

5.         化法律英語的歷史回顧

在過去30 年世界各地如美國、英國、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等的簡化法律英語運動都有重大進展。以美國為例,卡特總統 (President Carter) 1978年發出命令要求法例要盡量清楚簡單。1979年卡特總統再發出另一個命令要求所有政府表格要盡量簡短,及以簡單直接方式索取資訊。

 

1978年紐約市引進簡明英語的法例,要求所有住宅租約及消費者合約以為人易明的語言書寫。從此其他一些州如夏威夷、明尼蘇達等通過法令,要求某些消費者交易需用簡明清晰的語言。

 

1998年克林頓總統發出行政備忘錄,指示各部門行政人員:

1988101日或之前,除了規例外,用簡明語言於文件中解釋如何獲取褔利或服務或如何遵守官員推行的要求。這類些文件包括信件、表格、通告及指示等。到200211日,所有這類於1998101日建立的文件一定要用簡明語言。

199911日,在聯邦登記冊(Federal Register) 出版的所有建議或確定的立法文件一律使用簡明語言;除非該法例為該日期前所建議。當有機會及資源時,應考慮用簡明語言重寫現有法例。

 

1991年美國實務及程規例常務委員會文體小組(Style Subcommittee of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n Rules of Practice and Procedure)舉行司法會議,著手檢討及重寫聯邦法庭規例以達到清晰、簡及一致之目的。到現時聯邦上訴法規程序(Federal Rules of Appellate Procedure)及聯邦刑事法規程序(Federal Rules of Criminal Procedure) 已經調整文體。聯邦民事程法規(Federal Rules of Civil Procedure) 的調整工作仍繼續。

 

香港律政司法律草擬科在草擬時希望達到下述目標:

所有法律應盡量用簡單及直接的方式草擬,與其背後提案要達成的目標之需要及確定之需要保持一致。其實這是法律草擬科的政策。

我們現時正規劃一個檢討整體條文法律的項目,目的是要把條文法律重新用較簡單及直接方式草擬。”(注釋:Law Drafting Divis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Legislative Drafting  in Hong Kong Crystalization in Definitive Form, p.25)

現時不少政府小冊子,介紹香港法律系統及法律服務的網站都用簡明英語。

 



  • 维奈托克
  • http://www.baidu.nx.cn
  • http://www.hnbaoda.cn
  • 橡胶止水带
  • 黄锈石
  • 3286456138